翎饮

qq:1003945764欢迎来勾搭!
主韩叶,中二病漫迷一枚,喜欢魔道,ph,家教,柯南~同好们来扩列呀(。・ω・。)ノ♡

#全职高手#香味#韩叶#

      
         “死者姓吴,本地人,y公司老板,死因车祸,当场死亡,车祸原因初步判断为刹车失灵。”警员乔一帆一边作记录一边向韩文清汇报情况。
      “刹车失灵?”韩文清眉头微皱。
          吴老板开的是一辆黑色保时捷,于四月二日晚八点二十八分在安庆街发生车祸头部受到致命撞击而死。
         “刹车被人动过手脚?”韩文清的猜想不是没有依据,吴老板的车一个星期前刚刚保修过,车子出问题也不可能这么快。然而,停车的地方没有摄像头。
          “车上没有采集到其他人的指纹。”乔一帆如实说道。可是,没有他人指纹,又能说明什么呢?
      韩文清感觉这场车祸来的实在蹊跷,第二天便向刑侦科的科长冯宪君申请立案侦查。科长十分看重这位连破二十九起疑难案件的优秀警探,于是——
       “既然谋杀的可能性最大,文清你就负责彻查这件事吧,毕竟这人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可以让乔一帆当你的助手。”
         “是。”
    
          调查首先从死者周围人的不在场证明开始。

           “昨天晚上?我昨天晚上一直在家里看电视剧,门儿都没出。”这是吴老板的秘书楚云秀接受询问时给出的答复。在这之前,韩文清已经调查了所有跟吴老板有关系的人,包括家人,朋友,竞争对手,都没有发现可疑的地方。。
           “有人能证明吗?”韩文清问
           “没有,就我一人在家,你们不信我也没办法。”说罢这位个性女士还帅气的一撩头发,香奈儿香水的气味扑面而来。
            “好香。。。额。。”一边的乔一帆情不自禁的感叹出声,意识到时不禁为自己的话感到失礼而羞红了脸。
            “呵呵,小弟弟好可爱哦~叫什么名字啊?”楚云秀妩媚一笑。
            “唔。。。我。。。前辈。。”初出茅庐的小乔同志无力应对对面女人的调戏,求助的看向韩文清。
           “能把吴老板在四月二日及之前几天的行程安排表给我看看吗?”韩文清不理,继续认真查案。
         翻开行程表,韩文清犀利的眼光迅速浏览,随即发现了问题。
         “楚小姐,从三月二十九日到四月二日为止每天下午七点到八点左右的合作会谈是怎么回事?”
           “哦,那是我们公司最近在跟z公司合作,老板每天这个时候都会外出跟z公司负责人进行商业洽谈。”
         “负责人叫什么名字?”
         “喻文州。”
          “他们都在哪里见面?”
          “好像是一个叫「伞下」的咖啡厅。”楚云秀回忆道。
            那个地方。。。韩文清了然。如果是在那个人的地盘的话,事情就好办了。想到这里,嘴角不禁微微上扬。
             “前辈,怎么了?”乔一帆还以为韩文清发现了什么有用的线索,不然怎么会这么高兴,要知道这位警官平时可是一直都不苟言笑的。
              “没什么。一帆,明天我们分头行动,你跟着新杰再去检查一下死者车辆,我要去个地方。”
               “是。。。”乔一帆没敢多问,死者的车子究竟有什么好调查的。
      
           伞下咖啡馆。
          “叮铃~”有人推门而入,惊响了挂在门上的风铃。
            正在柜台里玩节奏大师的黄少天头也不抬:
           “欢迎光临,喝点什么啊客官。”
            “叶修呢?”
           “哎呀原来是韩警官啊真不巧老板刚刚和沐橙出去了,毕竟今天嘛你懂的想喝点什么找我吧我手艺可不比老板差哦。”抬头一看是熟人,黄少天顿时热情了不少,话也多了起来。
            “不必了,既然不在我就走了。”韩文清知道叶修去干嘛了,因为——
            今天是清明。
  
          南山公墓。韩文清远远的就看到叶修和苏沐橙一起站在墓碑前不知说着什么。天空阴云密布,铅灰色的云朵沉重的似要滴出水来,枝桠上的鸟悲戚地叫着,恍若是在为已逝之人哀悼。
           “哟,老韩啊,这么巧今年你也来扫墓啊。”叶修扭头看到韩文清向自己走来,打了个招呼。
              “我是专程来找你的。。。虽然。。。可能有些不合时宜。。。”韩文清眼神有些黯淡地看向墓碑照片中那个笑容温暖如春的青年。
              他知道,他叫苏沐秋,是苏沐橙的兄长。叶修跟苏沐秋是在大学时认识的,两人学的都是机械专业,都十分有才能。二人很投缘,很快成为挚友,毕业后,他们一个到私企任职,一个却开了咖啡馆。那个胸无大志的后者自然就是叶修,叶修当初开咖啡馆的理由是:
        “当然是为了创造一个能和沐秋尽情拌嘴的环境。”其实只是想待在他的身边吧。。。
          二人就这样在同一个城市走上了不同的道路,依然很要好。只是,在这之后不久——苏沐秋就因车祸去世了。
           “没事,我们也刚好结束,沐橙你先回去吧,今天不用去店里了。”叶修招呼苏沐橙先走,自己则是和韩文清回到了咖啡馆。
            “还是老规矩?”
            “嗯,摩卡咖啡。”
           叶修笑笑,过了一会儿将香气四溢的咖啡端到了韩文清面前。
          “于是,又有什么案子了?”叶修坐在对面单手托腮,饶有兴致地看着韩文清。
          “什么事都瞒不住你。”韩文清抿了一口咖啡,将事情娓娓道来。
            一切,都好像回到了初次见面——
            夏日的午后,蝉鸣阵阵,韩文清坐在桌边眉头紧锁,看着手里的文件,无暇顾及刚送上来的咖啡。
          “再不喝,咖啡就要凉了。”慵懒的声音突然传入韩文清的双耳,他抬头,看到叶修站在自己面前,眉眼弯弯。
         “案子再难办也不能智商低到忽略你点的东西啊,咖啡可是会伤心的,警官。”
         “你知道我是警察?”韩文清错愕地挑眉。
           “你右手虎口上的老茧很明显是长期拿枪造成的,一般这类人不是犯罪分子就是警察或士兵,还有你问服务生咖啡种类的时候口吻强势,语气戒备,视线一直留心观察周围的环境,但却不鬼鬼祟祟,气场刚烈,因此不像坏人,很可能是长期审讯盘问和执行任务所养成的职业病,坐姿也不是十分端正,跷二郎腿,背靠椅背,没有部队里养成的习惯,显然也不是士兵。另外,你手里的文件。。。哈哈我不是故意看到的。”
             “。。。”韩文清被眼前人伶俐的头脑惊艳到了。
            “是什么样的案子可以让哥看看吗,挺感兴趣的。”
            两个人就这样熟识了。每次韩文清遇到难解的案子,都会来到伞下,每当这时,叶修就端上一杯精心调好的摩卡咖啡,二人在满溢的香气中展开讨论。叶修总是能发现一些被忽略的关键点,韩文清能连破二十九起案件,可以说有很大一部分功劳属于他。
         渐渐地,韩文清对叶修不知不觉产生了一种特殊的感情。
           那个在宁静午后戴着围裙安静磨咖啡豆的身影深深住进了他的心里。
          韩文清有时会想,要是自己能更早一点遇到叶修,是不是就可以替代那个人,成为他心里特殊的存在呢。

          “你说那个人啊,我倒是有印象,他也算是常客了,从挺早以前就每晚过来,估计也是因为喜欢这里才和吴老板来这里谈生意的吧。”叶修点燃一支烟,内涵的笑了。
         “喜欢这里。。。你什么意思?”韩文清不懂。
         “这样吧老韩,你留下来,不出意外他今晚还会来,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晚上八点。
        “要一杯招牌咖啡。”西装笔挺的男人走进店里,轻车熟路地走到角落位置坐下,向前来点单的服务生笑道:
         “少天,想我了吗?”他注视着黄少天的眼神宠溺而温柔。
           “你你你。。。你够了我们只不过一天没见而已而且你每次都只要招牌咖啡品味真是差的出奇诶我说哪有你这样的客人不好好喝咖啡却和服务生聊天别以为我很乐意啊我才不稀罕一点都不稀罕啊喂!”黄少天嘴上不停,却一脸娇羞的模样。
      “。。。”韩文清好像明白了什么。
      “怎么样老韩,没想到吧。”叶修一脸调笑。
        “不过。。这个喻文州心理素质也是奇好,合作伙伴都死了竟然也不怕被怀疑每晚还照来不误,该说是爱情的力量呢还是。。。呵呵呵”叶修不再说下去,默默吸了口烟。
         韩文清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继续观察他们的一举一动。
          “少天,还记得你之前送给我的古龙香水吗,我这几天一直都在用呢。”
         “废话我当然闻到了那么香一屋子人都闻到了啊再说用了有什么用你还不是跟前几天那个男人聊的那么开心都不理我等等不对我才不要你理我我正好乐得清净哼╭(╯^╰)╮。”
         “少天这是吃醋了吗,我那是在谈生意,不要误会啊”喻文州伸出手揉了揉黄少天的头发。
           “谁。。。谁吃醋了!我怎么可能会吃醋我一点都不在意。。。”黄少天脸蓦的红了
             。。。 。。。
            “回去的时候慢点,可别也被撞死了。”韩文清走的时候已经快十一点了,叶修将他送到店门口。
            “结果还是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光看他们秀恩爱秀了一晚上”韩文清有些懊恼。
           “有时候看似简单的案子反而是最棘手的,不要着急”叶修安慰道,随即停顿了一下,又说:
        “我相信以你的能力,终究是可以破案的,总之,祝你成功。”
       “今天怎么回事,不像往常那样讽刺我了?”韩文清有些诧异。
          叶修抖了抖烟灰:“唉,哥难得想鼓励鼓励你来着,谁知道你变成抖M了,不被嘲讽还不习惯了,啧啧。”
        “。。。我走了。”韩文清看了叶修一眼,不再停留,转身上车,留给叶修一个坚毅的背影。车子驶入前方的黑暗。

       “天,就要下雨了。”
     叶修抬头望向漆黑的天空,伸出了手,一向懒散的眼神中似乎多了些什么。
          
          第二天。
        阴雨绵绵,淅淅沥沥的雨声拍打着韩文清的思绪,他坐在办公桌前回想着之前所有零零碎碎的线索。“楚云秀的不在场证明最单薄,竞争对手王杰希的作案动机最大,喻文州这几天跟死者走的最近。。。。。。cao!”韩文清恼怒的捶桌。总感觉离真相只有一步,可就是缺少那么一个最关键的线索。今天早上,他找了喻文州,喻文州说二号当晚死者遇难前正是在伞下跟自己像往常那样谈生意,两人分别后不久吴老板的车就出事了。但在谈生意期间,自己一步也没有离开过,黄少天可以作证。这也就意味着,他没有时间对刹车做手脚。
        又是一个完美的不在场证明。
      “再完美的犯罪,也一定会露出破绽。”这是叶修曾对他说过的话。
        那么,到底哪里出了纰漏呢?
       
      “韩警官,车子最后也没有发现什么线索。”乔一帆小心翼翼地报告。
      “新杰也这样说吗?”
      “嗯。。。韩警官,他是法医啊。”
       “真没用!”
       “。。。”韩文清怒气迸发,吓得乔一帆禁声。殊不知,他这也是在生自己的气。
        “我去看看。”韩文清起身,独自去了警用仓库。
         一辆报废的保时捷安静地停在那里,张新杰正在整理刹车零件。
          “新杰。。。你这是?”韩文清看着地上从大到小一字排开被密封袋密封起来的零件,有些茫然。
            “这些零件在二号当晚就被拆下来密封了,我只是整理一下它们,不过我对比说明书发现确实少了一个零件。”张新杰手里拿着不知从哪里搞来的汽车维修说明书,推了推眼镜。
           “难为你了。”韩文清叹了口气。自己这也算是病急乱投医了。停了一会儿,他蹲下身,打开其中一个密封袋,机油味和机械味扑面而来。
          看来密封袋将气味也保存的很好。

          突然,韩文清愣住了。
          这个香味是。。。虽然只有一丝淡淡的味道,可还是被他敏锐的鼻子捕捉到了。
         这个味道。。。好像在哪里闻到过。一股熟悉感油然而生。他不禁开始仔细回想起来。
         “韩警官?”张新杰看韩文清蹲在地上不动,试探地叫了一声。
          我。。。想起来了!韩文清攥紧了拳头,指节噼啪作响。
          我知道。。。凶手是谁了。。。
   
         晚上十点。雨还在下着,下的很大,路上几乎已经没什么人了,叶修和苏沐橙一人打着一把伞走在回咖啡馆的路上。
         路过小巷时,叶修看到前方昏黄的路灯下站着一个人。
       “沐橙,你先回去吧。”

        韩文清站在雨中,看着叶修叼着烟缓缓向自己走来。
       “老韩,怎么不打伞啊,再爷们儿也不能这样不顾形象吧,看看都淋成什么样了。”叶修走上前,用自己的伞将韩文清罩在里面,一时间两人贴的极进。
          “我知道凶手是谁了。。。”韩文清的表情透着隐忍,拳头紧握。
         “哦?说来听听?”

        “就是你。。。叶修。。”
     痛苦的表情终于再也遮掩不住。
           真正的凶手,是你。

        “哗哗————”
         时间仿佛凝固了,黑夜中只听见倾盆的雨声毫不留情地撕扯着理智。
       “为什么。。。要这样做。。。”
        “你是怎么发现的?”叶修的表情十分平静。
          “黄少天说二号晚上八点左右在店里看见你出去过将近十分钟,而苏沐橙当时在后台给客人调咖啡。所以只有你有动手的机会。”
       “就凭这个?”
       “你当初在理工学院学的是机械专业,对汽车构造略有涉猎,对一个刹车动动手脚并不难。”
      “这样的理由可不充分啊,老韩。”
      “还有。。。刹车零件上残留的香味。。。那是,咖啡豆的味道。。”
        那是浓郁,深沉,而又夹杂着苦涩的味道。
        那是,只属于他一个人的味道。
       “哈哈哈,老韩,我就知道瞒不住你,结果我还是留下破绽了啊,真有你的。”叶修看着韩文清挣扎的表情悲凉的笑着,随即又安静下来,望着他包含不解与怒火的双眼,将嘴附在他耳边:

          “他杀了沐秋。”

           那一天,两个人进店,没有要咖啡,而是要了酒。虽说是咖啡店,但酒水还是挺齐全的。那个男人喝酒喝的忘乎所以,得意忘形的对喻文州说:“文州老弟啊,咱俩合作之后有什么摆平不了的事尽管找我好了,要知道哥连人命都背过,还真没有什么事是解决不了的。”
       “哦?吴老板这么厉害,还背过人命?”喻文州一脸宠辱不惊的微笑。
        “哈哈当然,不过他们谁也发现不了。当初我在公司还是总监的时候,有一个员工总是顶撞我,说我办事不周,只会指使下属,给我那个气的。偏偏老板还护着他,看他很有才干,甚至还想让他顶替我的位置。所以我就派人开车把他。。。哈哈哈,警方当时还天真的以为只是普通的交通事故呢,我那个下属机灵得很,撞完人就跑,一直都没被逮到。怎么样,还说我办事不周?那个叫苏沐秋的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
       喻文州抿了口红酒,笑而不语,只当这是酒话。
       而这些话,全部进了叶修的耳朵。

       “为什么不走法律途径,要做这种傻事!这一点都不像你!”韩文清低吼出声。
         “呵,都过了这么多年了,证据早都没了,还有用吗?也许。。这是我这辈子做过唯一不理智的事吧,也是最后一次了。”说罢,叶修将雨伞交给韩文清,伸出双手。
         “逮捕我吧,老韩,这是你的职责。”眉眼弯弯,一如既往。
           “你竟然。。。还笑得出来。。”
           韩文清看着眼前这双白皙纤细,指节分明的手。平时,他总是静静地注视着这双手,注视着它温柔的搅拌着咖啡机,注视着它为自己端来温暖的咖啡,注视着它,在自己心烦意乱时抚平暴躁的心。。。
        而现在,他却不得不亲手将这双好看的手戴上手铐,送进牢狱。
        “你有没有想过,你走后,咖啡馆怎么办?”
         “咖啡馆我会托给我弟弟照看。”
         “那苏沐橙呢?你是她唯一的亲人!”
         “我会告诉她,我要回老家结婚,就此别过。”
            那,你有没有想过,我怎么办?你说啊?韩文清没有再质问下去。
            “。。。不好意思啊老韩,以后没办法再给你我泡的摩卡咖啡了。”叶修伸手诀别似的拍了拍韩文清的肩膀。
           结果,韩文清一把抓住那只手,将面前的人紧紧拥入怀中,对着嘴唇深深吻了下去。
          “老韩你。。。唔!”叶修没想到这么一出,吃惊地瞪大了双眼。
       “啪嗒!”雨伞掉在了地上,大雨瞬间将两人包围。
     不要走,叶修。。。我不许你走。。。
        此生此世,都不想放手。
      “叶修,我喜欢你。”一吻罢,韩文清的嗓音有些沙哑,雨水顺着脸庞淌下。既然你要离我而去,我也顾不了这么多了。也许,这是表达心意最后的机会。
       “原来你是gay啊,藏这么深现在才发现。”叶修喘着气调侃,刚才的吻让他差点窒息。两人都已湿透,火热的肌肤隔着衣服紧密贴合在一起。
       “我本以为,没有人能替代他。。。”叶修湿漉漉的手捧起韩文清的脸,“可是。。。后来我才明白。”他闭上眼,踮起脚吻了回去。两人紧紧抱在一起,湿滑的舌在口腔中缠绵,传递着悲哀与不舍。
         我也喜欢你,韩文清。
        唯独对你,我无法敷衍。对不起。
   
          最终,韩文清就这么走了。

          次日清晨,科长办公室内。
     “对不起科长,这次是我疏忽了,死者刹车失灵的确是偶然,恕我办事不周。”韩文清向冯宪君赔罪。
        “唉,多疑是好事,可有时候不要把事情想的太复杂了,反而大惊小怪。文清,这次就算了,你还需要多锻炼啊。”科长没有因耽误人力物力而过多苛责,只是有些失望地提醒了一下。看来这位得力干将也有失手的时候。韩文清在心里庆幸,幸好当初也没有把自己的推论告诉新杰跟一帆,他们应该同样会以为自己失误了吧。
        
        工作日,虽是下班时间,店里客人仍不算多,叶修坐在柜台后看报纸,听到“叮铃~”一声。
          “一杯摩卡咖啡。”
           韩文清走到柜台前。
          “怎么,不是来逮捕哥的?”叶修压低声音笑着说到,笑容刺的韩文清心里隐隐作痛。
          “我只是来喝咖啡的。”他找了个离柜台比较近的位置坐下,不知心里在想什么。
          “等等老韩,你。。不会是想包庇我吧?这可不符合你正人君子的形象啊。”叶修从柜台后走出,坐到了韩文清的对面,“你不会来真的吧。。”
        “我看不惯你为了一个人渣毁了自己,少废话,泡咖啡去。”
        “喂喂。。。被发现可是很严重的”
        “闭嘴!管好你自己就行。”
          既然你都可以不理智,那我不理智一次又有何妨?
          我固然知道杀人要偿命,可我宁愿把你我的命运捆绑在一起,让你再也逃不开。
          “唉。。真拿你没办法。。”叶修点了一支烟,心里说不上是感动还是无奈。
      “你这样,让我怎么偿还?”
     “永远也还不清,你就拿后半生来抵吧。”韩文清霸道地说。
        “是,是。。。”纵使叶修智商再高,也不得不败给他的坚持。

        桌上,杯中的咖啡泛起淡淡的涟漪,散发出浓郁古朴的香味。

——END————

第一次发文,文笔渣还有漏洞,望各位多多包涵╭(°A°`)╮

       
         
        
         
           

          

         
      
            

           
                

评论(5)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