翎饮

qq:1003945764欢迎来勾搭!
主韩叶,中二病漫迷一枚,喜欢魔道,ph,家教,柯南~同好们来扩列呀(。・ω・。)ノ♡

【韩叶】谈婚论嫁 15 (完结)

  

   机场。

   “怎么了看起来那么焦虑?”韩文清问刚从洗手间走出来的叶修。

    难道是……他不想走了?

    叶修尴尬地笑了两声,

   “没事没事。”奇怪了,我藏到鞋里的那根烟怎么不见了。

    候机厅前,韩文清一言不发,叶修百无聊赖地瘫在椅子上,时不时偷偷瞅他两眼,最后还是忍不住开口,

    “好无聊啊,想什么呢老韩?”

    “我在想你回去以后的事情。”

     “回去以后?还能干什么,估计在家再呆一段时间然后回兴欣当教练,没事顺便抢抢你们boss之类的吧。”

      “……不打算结婚吗?你家里人不是催的紧吗?”

       “结婚?”叶修愣了一下,估计是没想到韩文清居然在意的是这种事情,随后露出了一抹狡黠的笑,

        “啊,当然要结婚了,我也不能打光棍一辈子吧。”

          韩文清听后脸上带了几分怒色,

         “你都有这个觉悟了干嘛还放人家鸽子跑到我这里来蹭饭!?”现在好了,我要打光棍一辈子了。

          “那不是因为那个姑娘不符合我中意的类型么。”叶修凑到韩文清耳边恶作剧般用坏坏的语气,扯上几分略微沙哑的嗓音轻声道,

         “都说了,哥喜欢猛的~”

         “靠!”韩文清一把推开他,“滚滚滚!”

          什么鬼?刚才他居然差点起了生理反应。

           “回去准备面临你父亲的怒火吧,还猛的,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我看你就是欠揍!”

          “等等,你不会是舍不得了吧?老韩?”

           空气突然安静,叶修还以为韩文清又会骂他臭不要脸,结果却看到他脸上掠过犹豫的神色,不禁歪着头盯着他,想要观察出他在想什么。许久之后低沉的声音打破了沉默。

           “啊是啊,舍不得了,怎么办吧。”

             “真的?”

             “嗯。”

          不能逃避,不能逃避,像平时一样不断向前就对了,必须要传达这份心情,哪怕会受伤,哪怕他会困扰,我也想让他知道。真的,忍不下去了。

            “叶修,其实我……”

             “乘坐CA1742次航班,前往B市的旅客请注意,请办理完乘机手续还没有办理安全检查的旅客,尽快通过安全检查,到候机厅候机,谢谢。”冰冷的广播声传来,打断了他。

             “啊,要赶快过安检了。”叶修拍了拍韩文清的肩膀,“虽然知道你很舍不得哥,可是再留下来我家老爷子估计就要弃吐血了,以后还会来找你的,到时候带着账号卡再好好切磋吧,我走了。”

              “……嗯。”老子想把广播站炸了。

               不想看到叶修离去的背影,韩文清扭头就走了,叶修无奈地笑笑,也转身离开。

             “当真这么绝情啊,老韩?”

              飞机轰鸣着升上了云霄,机场门口的韩文清站的有点腿酸了,他抬头看着那远方渐渐消失的白点,干涩的嘴唇动了动。

              “其实我喜欢你,叶修。”

                 可是没有人能够听到。

                阳光刺的眼睛有些酸痛,他揉了揉眼睛,终于肯挪动双腿,慢慢地一步一步走开。坚定的背影此时却透露出几分颓然与落寞。

                  接下来叫一辆出租车回家吧,回去之后洗个澡,完了跟霸图经理联系,考虑留下来当教练的事,帮公会抢抢boss,给新杰打个电话,然后做饭,吃饭,锻炼身体,睡觉……韩文清盘算着。

               “你看,没有叶修你过得不是照样好,还少了个人气你,生活更加平和,没有人来打搅你,也省了饭钱,晚上也没人抢被子,没人说梦话吵你,多好,他不在真是太好了……”

               “老韩。”

                听到有人在背后叫了自己一声,声音跟几小时前消失的那个一模一样。

               韩文清还以为自己幻听了,结果转身一看,叶修逆着光站在机场口,一脸笑意望着自己。

               好的吧,刚才的内心独白全部作废。

              “你怎么……”

               “哈哈,我想起来我忘带东西了,”叶修挠了挠头,

              “确定不跟我一起走吗?”

               “你疯了吧?我跟你走干嘛?”韩文清嘴上说着,却带了几分颤音。

              “回去见一下我老爹,然后结婚啊。”

               一颗炸弹在韩文清心里轰地炸开。

              “我本来想就这么走的,但是在进登机口的那一刻突然想到,要是在我回去的路上你又抢了我们兴欣的boss该怎么办,所以这不是又拐回来了么。”

               “你就胡扯吧!”韩文清一把将叶修揽进怀里,

               “这下你父亲真的会吐血了。”

               “慢慢交涉呗,反正还有叶秋呢,不愁我一个。”叶修的手攀上韩文清的肩。

               “你还是这么欠啊。”

                “多谢夸奖。”

             两位“老人家”也不怕别人发现,就这么自顾自地拉着手走向出租车,阳光晒的头发暖烘烘的,叶修舒服地眯着眼。

              “对了叶修,回去记得还我机票钱。”韩文清冷不丁来了这么一句。

            “你怎么这么抠儿,以后你人是我的,钱当然也是我的,就连你们家boss和材料都是我的了。”

          “休想。”

           “啧。”

————END——————————————

今天清明,悼念一下伞哥。

话说这么久了终于完结了呢orz(你自己拖延症在这感慨个鬼啊喂!)

多亏了大家的评论与支持,小生在此谢过大家(鞠躬),文笔平平仍需锻炼,以后还会继续写新的同人,并且不拖……大概?(拖出去打死算了)               

              

  

【韩叶】谈婚论嫁 14

  

  

       这是叶修在韩文清家蹭饭,啊不,借宿的最后一个夜晚。韩文清想好歹他明天走了以后就不知道什么时候再见了,不如最后一顿吃的丰盛一点,就买了啤酒鸭,称上小半斤酱香猪耳丝,又炒了两个素菜,炖一锅紫菜蛋花汤,菜全部上桌之后,还颇为满意地抚着下巴点点头。

     “这么丰盛……老韩你是不是为了庆祝我要走啊。”叶修故意摆出一副受伤的表情。

    系着围裙的韩文清突然想掀桌了。

    “是啊,就是因为你明天就走了,我开心,想多吃点好的犒劳一下这几天的辛苦,不行?”

      “好好好,不过你放心,哥以后还会经常来麻烦你的。”叶修拉开椅子坐到饭桌前准备开吃。

       “真的?”

      “什么真的?”

      “没,没什么。”

       我靠,自己为毛要在意这种玩笑话,反正这家伙回家以后不久就会结婚了吧。

       心里一阵没来由的空虚感。

       年龄上去了自然就必须面对婚姻问题,家里人也想让自己尽快成家。并不是说一定要打光棍一辈子,找个配偶也未尝不可,可是韩文清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抵触些什么,况且身边也没有合适的。他试想了一下自己为了找对象走上某个相亲节目,主持人激情澎湃地喊道:

       “有请我们的一号男嘉宾,前霸图战队队长韩文清!”

         然后女嘉宾里可能会有某个霸图粉或者荣耀粉期待地瞪大靓眼瞅着自己慢慢走出来。

         自己有些忐忑地站到台子中间,因为稍有紧张而绷紧的钱包脸为了确认心动女嘉宾缓慢地转动一周,视线扫过一张张美女的面庞,然后只见众人皆露出恐惧的表情。

         “咔咔咔!”

           灯全灭。

         “老韩,想什么呢表情怪怪的?吃饭啊。”

         “嗯,刚才在想厨房火是不是忘关了。”我可能需要整个容。

           这么一想,韩文清发现,有很多人尊敬自己,很多人敌视自己,也有很多人害怕自己……可是真正理解自己的却是少之又少。目光不经意间又瞟到了眼前啃着鸭肉满嘴酱汁的人。

            叶修是我十年的死对头,他对我的了解程度……又如何?

           “叶修,我是不是一直都很可怕,看起来很凶?”

         “我去老韩,你怎么现在才发现,我以为你一直都有这个自觉的。”

          “……”

          “啊不过……”

           叶修趁他发愣的空当悄咪咪又拽走另一条鸭腿,

          “会做这么好吃的菜的人怎么可能真的可怕,你只是不说而已。”其实好忽悠的很啊哈哈嗝。

           “总是横冲直撞,不知道休止,什么担子都爱往自己身上扛,特别恋旧,特别要强,情商低的要死,比赛输了表面上假装坚强其实大半夜自己偷偷躲到被窝里不甘心地哭鼻子……”

           “停停停你给我等会儿?”他是怎么知道自己之前在被窝里什么样的,何况我什么时候哭过鼻子了啊喂!你个血口喷人的混蛋!正听得感动的韩文清脸一黑就要上去捶他。

           “啪嗒!”

            筷子掉到了地上。

            叶修趴在桌子上发出均匀的呼吸声。

           这……这闹的是那一出?怎么着就睡着了?韩文清满头黑线。

            难道是……醉了?

            他看了看桌上的果汁面目凝重地蹙起眉头。不应该啊……也没喝酒啊。

            然后,他看见了叶修手里还攥着的半根鸭骨头,视线遂落在了表情无辜已是死不瞑目的啤酒鸭上。

           沃日……不会吧。

         心情复杂地把叶修扛回了床上,无语祈祷这家伙明天赶飞机可千万不要迟到,正欲转身去收拾碗筷,就听到面色潮红的叶修痴痴地傻笑,

         “诶嘿,傻了吧老韩,不知道哥鞋里还藏着一根烟呢吧呵呵呵呵……”

          “……”好的我现在知道了。

        夜深。

        韩文清钻入被窝,身旁的叶修已经睡熟,他却翻来覆去就是毫无睡意。

       “难道我真的像叶修说的那样缺个布娃娃抱?靠!”

        寻思良久,他双手颤抖地慢慢伸向叶修穿着白衬衫微微露出细腰的后背。

        如果,只是偷偷抱一下的话,就一下,应该可以的吧。

        小心翼翼地从背后将叶修抱入怀中,是十分令人安心,温暖的触感。

        将脸埋入叶修发间,韩文清恶作剧搬地从叶修耳后吹出一口气,在他耳畔低语:

        “别走,好吗?”

        叶修含糊不清地“唔”了一声。这算是同意了吗?韩文清轻笑。

        可是明天还是要走的吧。想到这他不自觉地又加紧了几分拥抱的力度。

        心中涌起万般的寂寞,不舍,空虚,和强烈的占有欲……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道这就是有了喜欢的人后会有的感觉吗?

        “!”

        韩文清被这在自己脑海中一闪而过的想法吓到了。难道说,自己真的……

        真是这样的话,那就绝对不能让他发觉,让他知道了,他们估计连死对头都做不成了吧……可是……

        虽然我也是才察觉到,可是我真的,好想让你知道啊,这份心意……只是让我一个人备受煎熬,你浑然不知自在快活,简直太狡猾了。
       
        落地窗外的夜寂静无声,偶尔有飙车族发动机的声音轰鸣而过,星辰的光芒早已被浓云掩盖,城市高楼嶙峋密布却已无白日的繁华喧嚣,只有依稀的灯火静静诉说着孤独。

       ――“队长,离开霸图,你会寂寞吗?”

        “我很寂寞啊,叶修。”

        



――――TBC――――――――――――――――――
        
            

【韩叶】谈婚论嫁 13


  "扑通!"

  水花溅的老高。

等所有人回过神来的时候,叶修已经在水里扑腾了。

  "老韩快救我!”

"我去,这个蠢货!"

  韩文清连忙跑下观众席想要去救,结果等冲到了水池边,训导员就已经把叶修救上来了。

  "你没事吧?"不知为什么他看到浑身湿透的叶修被人抱着从水里上来的时候,心里很不自在。

  “咳。。。没事,就是呛了几口水。。。”因为水凉的缘故,叶修不禁打了个哆嗦。

   衣服湿哒哒地紧贴在他身上,勾勒出身体的曲线,水滴顺着发梢滚落下来,滑过脖颈。

    韩文清感觉身体莫名的燥热了。


    休息室里。

    “快。。。快把衣服换下来吧。”

   “哦,老韩你怎么结巴了?”

    雾草,你现在这个磨人的样子还有脸问我!?


    叶修刚把衣服脱下来,韩文清就用大浴巾粗暴地将他裹了起来,拿起干毛巾给他擦头发。


    “哎哎,轻点儿,都让你揉成鸡窝了。。。”


     叶修无奈地顶着一头杂毛儿任韩文清摆布。

   “你说你就不能长点心,打荣耀也没见你这么马大哈,还能给掉水里去。”


    “哈哈,反正今天穿的你衣服,我不心疼。”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吧。

    “沙沙。。。”


     一时间,安静的休息室里只剩下毛巾擦拭头发发出的摩擦声。

     “我说,老韩啊。。。”


     “嗯?”

     “没发现水族馆还挺有意思的。。。”

     “你想说什么?”

     “下次有机会,还一起来呗。”


      擦头发的手停住了。

      “不乐意就算了。。。”


      “好。”

       “?”叶修本以为又会受到鄙视,没想到他居然这么果断就同意了。

     “我说好。”

     
       韩文清看见叶修因为自己答应而有些吃惊的表情,露出微笑,在灯光的映衬下破天荒地显得分外柔和。




      “老韩你笑的好丑。”

      “欠捶吗你?”

    后来,水族馆的负责人和工作人员过来道歉。韩文清揉着叶修的头发不在意地道,

  “算了,都是这家伙自己作的,没事就好。”

  “你们这里有没有可以替换的衣服啊。”叶修无语地挥开韩文清的手。

  “不好意思叶先生。。。我们这里只有工作服,没有多余的便装了,实在抱歉。”


   “那咋办?”

   “要不我回去取吧,”韩文清站起身,“你在这里呆着别乱跑。”


    什么啊,跟家长嘱咐小孩不要跑丢了一样。。。

    “行,你去吧。”

     我就在这里等你。

    看着韩文清走远的背影,叶修挠了挠头,转向工作人员。


    “哎,你们这儿有烟没?”


     家。

   韩文清站在卧室里,手中拿着叶修的衣服,静静地看着。


   随后,他缓缓地将脸埋了进去,许久没有动作。


   这是,叶修的味道。


   我究竟,在做什么啊。

   这样子很奇怪吧。

   可是。。。


老韩好像意识到,自己的心被某个家伙用锁给锁住了。


————TBC——————
  
 
  
     
     
    
    

   
   
  
  

 

【韩叶】谈婚论嫁 12

 

   今天天气依旧晴朗。

  只是……

“叶修,你在干嘛……”

韩文清顶着一头乱发怒视着站在厨房里系着围裙的叶修。

  以及焦黑的厨房。


   他大清早睡的正香却突然被厨房的爆炸声给惊醒,触电一般从床上直挺挺地坐了起来,发现叶修不见了,赶到厨房就发现这样一副光景。

    “醒了。”叶修淡定地打招呼,“这不是哥想给你做个早饭给你个惊喜嘛,明天就要走了算是犒劳一下你,结果你家锅也太不给力了。”若无其事地抱怨着。



    “你是不是欠操。”

    “……还好吧。”

     韩文清看着叶修一张欠扁的脸真想一拳揍过去,可是看到他缠着纱布的手后心又不自觉软了下来,一时间也不知说些什么好,便走过去把窗户打开,检查了一下煤气,又拿抹布清理一片狼藉的灶台。


   叶修看他一直不说话还以为他真的生气了,正准备开溜,就听见他关切的声音传来,


   “手好些了吗?”

   “好多了。”叶修舒了一口气。


    “那你去换一下衣服,一会儿跟我出去吃早饭。”

   “为什么要出去吃?”叶修不解。


   “锅都被你炸穿了不出去吃喝西北风吗?”


   “啊哈哈……好的。”叶修尴尬地挠了挠头。


    做饭真的比荣耀还难啊,老韩怪不容易的。


    吃完早饭后,韩文清又拽着叶修去商场买锅。


    结账的时候叶修看见前台有消费满一百元的抽奖,三等奖是一包烟。


   “诶,老韩,咱们要不抽个奖吧?”

  
   “抽那干啥,没意思。”


   “特等奖是水族馆双人门票啊,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万一抽到了不就正好去玩玩嘛你说对吧。”叶修拉着韩文清的衣角摆出一副对水族馆很感兴趣的样子。



  “好吧好吧随便你,概率那么低能抽到才鬼了。”


   “走走走~”

  

“这位先生恭喜您!抽到了本次活动的特等奖水族馆门票两张!”柜台小姐微笑着宣布。周围的群众对他们投以各种羡慕嫉妒恨的视线。

  “……”

  “……”

雾草不可能!这货开挂了吧!韩文清在心里狂吐槽,然后重重地拍了拍叶修的肩膀,竖起大拇指,

 

“兄弟,厉害!”

 
简直太好运了!

不过为什么叶修看起来不太高兴的样子?


“叶修,你中特等奖了!”以为他还没反应过来,韩文清出声提醒。


  “哦……不错……”叶修拎着平底锅面无表情。

  “那咱们下午去水族馆吧,你不是想去吗。”韩文清接过票对他说。

   “嗯……好想去啊。”我的烟。


    “老韩要不你给我买包烟庆祝一下吧。”


    “那不行。”

    对方不想对你说话并向你扔了一只鲲。



  下午三点。水族馆。


  因为是工作日,游客十分稀少,两人得以不受干扰地欣赏,啊不,斗嘴。

  “老韩你看那个海狮脸型像不像你?”


  “是吗,你跟那只鼓成球的刺豚也差不到哪儿去。”

   “诶?我跟它哪里像了?我也没那么胖吧。”


   “都欠扁。”


    “哦。”

    走在他们前方的解说员听了他们一路下来唧唧歪歪终于有点受不了了。

  我说你们这么吵连我的介绍都听不下去那我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啊喂!为什么你们还要请解说啊喂!知道种类就开始互相嘲讽有没有考虑过那些鱼的感受啊!

  “二位,海豚表演马上就要开始了,你们想先去看表演吗?”

   “好吧。”二人意见终于达成一致。

  
结果表演厅内只有他们两个人,身穿游泳衣的主持人慷慨激昂地解说着饲养员和海豚协作做出的一个个优美动作,仿佛整个场馆内座无虚席一般。

   海豚从水中腾起,落下,带起串串水珠,在空中划出优美的弧线。

   时而欢快地发出叫声,时而跃起亲吻饲养员的脸,时而在蔚蓝的水池中起舞。

   叶修第一次来水族馆,还没有见过这样的景象,一时间也是看的有些呆了。

  “好,接下来进入互动环节!有没有哪位观众想要和海豚近距离接触的,请举起你们的双手!”

    沉默……

   主持人看着那没有丝毫动作的那两个人,笑容凝固在脸上,随即,手猛的指向叶修,


   “好的,那位观众,我看到你热情的双手了,请到台前来吧!”

   “啊?我明明没有……”


   “来吧不要害羞!机会难得哟!”主持人为了避免尴尬极力邀请着。


   “算了,你去吧,没事的。”韩文清道。

    “……”


   慢慢地挪到水池边,叶修心里还是有点紧张的。

    这种长的像根儿大香蕉一样的生物不会啃我吧……

   饲养员让叶修蹲下,把一只手放到水面上空,发布命令。

   随后,叶修感觉到手心传来凉凉的触感,海豚钻出水面,吻了他的手。然后它咧开嘴对着叶修,像是在笑。


   叶修的目光变得柔和了。

   这家伙笑起来比老韩好看多了呢。


   饲养员问叶修想不想喂喂它,叶修点点头同意了。于是,工作人员提来一桶鱼,叶修按照指示捞出一条返回水池边,结果手一滑,鱼掉到了前方的地上,偏偏他还没刹住车,脚直接踩到了鱼身上。


   只听“哧溜”一声,叶修就滑到了水里。


——————TBC——————————————————————

 



 

  生日快乐,云秀女王~

【韩叶】谈婚论嫁 11

 

 

抱歉拖了这么久,终于高考完了,事情也都处理完了,现在开更嗯哼♪(´▽`)

----------------------------------------------------------------------------------------------

 

  韩文清坐在沙发上,电视中正播放着娱乐节目,不过音量被调到了最低,以免打扰到某人。

 

  电视中的节目内容他已浑然不知,只是呆呆地盯着自己的手臂,上面还残留着淡淡的牙印痕迹,他用手指在上面轻轻地摩砂,不知在回味些什么。

 

   手机响了,他接了电话,对面传来苏沐橙的声音。

 

    “喂?”

 

     "韩队吗?打扰了,叶修在你那里吗?“

 

     "嗯。。。。。。”向卧室的方向看了一眼,沉吟了一会儿,

 

    “不在。”

 

    他撒了个谎,因为他知道,叶修还不想回去,不,应该是,自己还不想让他回去。

 

    “哦,那你有叶修的消息的话一定要告诉我啊,他爸妈找他快找疯了,就差报警了,我各俱乐部的人都联系遍了也没他下落。”

 

    “嗯,好的。”

 

      这下闯祸了。

 

   “那回头再联系,再见。”苏沐橙挂了电话。

 

    “还是没消息吗,报警吧。”陈果忧心忡忡地拿着手机,就要拨号。

 

    “不用了,”苏沐橙笑吟吟地道,“叶修就在他那儿呢。”

 

    韩队,当你犹豫的时候,就早已暴露了一切。叶修就是在Q市失踪的,要是连你那里都没去的话他还能扑棱到哪儿?

 

    "这话什么意思,不是说不在吗?”陈果一头雾水。

 

   “咳,总之我们帮他们保密就是了,事后再跟你解释吧。”

 

   “这都什么跟什么呀。。。那他父母那边怎么解释?”

 

   “由我来解释好了,没关系的。”

 

    反正也不是第一次离家出走了,呵,呵。

 

    与此同时,叶家。

 

   “哐!”叶父的拳头重重地捶在茶几上,杯中的茶水因震动而洒了出来。

 

   “混小子到底跑哪儿去了,看回来我不打断他的腿!”

 

    ”这么大了还不让人省心。。。“叶母叹了口气,”这下子这门子相亲算是吹了。。。“

 

    就在这时,叶秋的手机突然响了,叶秋皱了皱眉,掏出手机,是苏沐橙来电。

 

    ”喂。。。“叶秋说话小心翼翼,生怕因破坏气氛惹得老爷子更加生气。

 

    ”嗯。。。是。。。“

 

    ”什么!这。。。“

 

     "可。。。”

 

  “好。。。好吧。。。”

 

  “好吧。。。再见。。。”

 

    只见叶秋表情古怪地挂了电话。

 

  “怎么样,是不是有消息了?”

 

    ”苏。。。苏沐橙说,叶修正在。。。在和另一个美女一起度假。。。暂止还不能回来。。。“叶秋红着脸结结巴巴。

 

    ”骗。。。骗人的吧!“叶母瞪大了双眼。

 

    ”真的。。。'

 

   "混帐东西!什么时候这么花心了!“

 

    三个人陷入了持久的沉默中,气氛异常的压抑。

 

    ”不过,终于开窍了。。。“

 

    ”是。。。是啊。。。“

 

 

 

   韩文清摸黑回到房间,叶修已经睡着了,他小心翼翼地在叶修身边躺下。正要闭眼,突然听到耳畔传来一声声梦呓,

 

   ”沐秋。。。“

 

   ”!“

 

   ”沐秋。。。“

 

   叶修背对着他,看不清睡梦中的表情,身体竟然在微微颤抖。

 

   ”沐秋。。。别走。。。“

 

   声音嘶哑而又压抑,似是在忍受什么莫大的痛苦。

 

   韩文清愣住了。

 

   看来是白天的事故让他受了影响,让他想起了以前苏沐秋车祸的阴影吧。

 

    ”要是只付出一只手的代价,就能拯救一个人。。。那就太好了。“

 

    原来,那时他说的话是这个意思吗。。。

 

   ”叶修。。。“

 

   ”沐秋。。。你。。。跑的好快。。。为什么。。。都不等我。。。“声音中已经夹杂了些许呜咽。

 

    ”沐秋。。。想你了。。。沐秋。。。“

 

   “。。。”

 

    原来,斗神也有脆弱的时候啊。

 

    不论是拳皇,还是斗神,名号再响亮,也终究是个凡人。都会难过,会无助,会流泪。夜深人静的时候,也会因心中的某些柔软而被梦魇缠身。

 

    叶修,苏沐秋走的时候,你是哭过的吧。

 

    在你悲伤,痛苦的时候,其实也是需要安慰的吧。

 

    结果,你却只是以一副云淡风轻的表情开着嘲讽来掩盖掉一切。

 

    哼,就知道逞强。

 

    韩文清从后面将叶修轻轻抱在怀里,环住他颤抖的身躯,以柔和而又不容置疑的声音和语气在他耳边低语,

 

   ”叶修,别怕。“

 

   ”有我在,还有我在,别怕。'

 

   发抖的身体逐渐被温暖的怀抱所安抚。

 

   怀中的人安静了,渐渐地发出均匀的呼吸声。

 

 

---------TBC-------------------------------------------------------------------------------

    

 

#5.29叶修生贺#
如果喜欢,就把这一切当作是荣耀,而不是炫耀。
那个立于荣耀巅峰叱咤风云的男人;
那个遭受万般不公冷眼依旧从容笑着的男人;
那个为了挚友连胜37场谱写神话的男人;
那个跌落神坛不甘沉寂卷土重来的男人;
那个男人,叫叶修。
总有那么一些人,成为漫长时光里无法割舍的存在。
他的笑,他的烟,他的君莫笑,他的荣耀。。。从翻开《全职高手》的那一刻起,就注定成为惊艳我们整个青春岁月的风景。不会忘怀,也不想忘怀。
       与叶神的邂逅,就如书中所说的那样:有幸遇到你,最了不起的你。
      叶修,永远鲜活在我们每一个人的记忆里,无论多少年,依旧年轻,依旧无敌。
          生日快乐,叶神。

   叶落枯不扫,
   休笑君迟还。
   荣光夺无厌,
   耀世谁与参。
                                                  
 

【5.29叶神生贺】提前祝贺

    即使要高考,我也要挤出时间为你庆贺,不为别的,只因你是叶神。

     生日快乐,叶修。
     我们永远的神。
     我们的奇迹。

    叶落枯不扫,
    修笑君迟还。
    荣光夺无厌,
    耀世谁与参。

【韩叶】谈婚论嫁 10

  


      叶修是被从厨房飘来的香味儿给勾醒的。

      他左手支撑着坐起身,用刚睡醒还略带沙哑的嗓音叫韩文清,

       “老韩,是不是该吃饭了?”

      “嗯,你醒的倒及时。”说话间,韩文清已经端着饭菜走了进来,将碗筷都放到了床头柜上。

       “你这是。。。要和我在屋里吃?”

       “没错。”

       “当然有错,哥是手扭了又不是瘫了,至于吗?”

       “至于,你不方便活动。”韩文清端起碗,用勺子翻搅着热乎乎的米粥。

       “好吧好吧,那就在这。。。等。。。woc。。。你要干什么!!”

       叶修看到韩文清不紧不慢地舀了一勺粥递到嘴边吹了吹,又送到叶修面前。

        “喂你吃饭,张嘴。”一副理所应当的表情。

        “哥。。。哥还有一只手,不用你喂。”

        老韩这个样子,还真挺惊悚的。

         “不行,快张嘴!”勺子又往前送了送。

         “我去!韩文清你是不是有毛。。。”叶修抬手就要把他的手推开,看到他的表情时却顿住了。

        他看到韩文清眉宇间流露出深深的自责与痛苦。

        “老韩。。。你不会还在。。。”

        他竟然,一直在愧疚吗?

         “没什么,张嘴。”韩文清又重复了一遍。

        “。。。啊————”

        这一次,叶修终于乖乖配合。

       一勺香甜软糯的粥被轻柔地送到了嘴里,不烫也不凉,温度正好。韩文清喂了两勺粥,又拿筷子夹起菜伸了过去,动作出奇的温柔。

       叶修一看,是竹笋炒腊肉,顿时主动把脑袋探过去,将菜含入口中愉悦地咀嚼。

         “唔。。。嗯。。。屋道不辍。。。唔。。。”腮帮子鼓囊囊的,头上有些杂乱的碎发随着咀嚼一翘一翘地微微耸动。

         这么。。。乖。

         这是韩文清此时的想法。现在的叶修就像一只等待投食的猫咪一样格外温顺,让人忍不住想要顺顺他的毛。

          他强忍住了想要去揉叶修头发的冲动。

         “啊————唔。。。嗯。。。寨来一库(再来一块儿)。。。”

         没想到老韩原来这么会照顾人。

           “唔。。。吼吃。。。”

           。。。 。。。




        吃完饭,韩文清拿来药水,将缠在叶修手腕上的纱布解了下来,为他上药。

        他将叶修的手端在自己手里,拿着沾了药水的棉签在他手腕上轻柔地擦拭,像是在呵护一件易碎品。

        淡黄色的药水在皮肤上渐渐晕开,叶修感受着手腕上的冰凉和淡淡的酥痒,颇为享受地眯起眼睛。

         “好了,你想休息的话再躺会儿吧,我出去了。”韩文清收起药瓶,从凳子上起身,正要往门口走的时候,突然听到叶修叫自己,

          “老韩。”

         紧接着,他的右手便被从后面拉了过去。

       叶修坐在床上,抓着他的手,漆黑的瞳孔像深潭一般望不到底。

         被抓着的手腕上传来一阵轻微的刺痛,韩文清惊讶地看着叶修低下头在上面啃咬。

         “你这是做什。。。”

         “如果你还是耿耿于怀的话。。。”叶修齿下不禁又加重了几分力道,

           再放开时,他的手腕上赫然已经多了一圈浅浅的牙印,仿若恶魔为保护所有物而打下的烙印。

           “这样,我们就扯平了。”

           床上的那人抹着嘴,眼角绽放出笑意。

————TBC——————————————————

  拖了这么久才更真的很抱歉,高三实在是忙不过来啊,不过不会坑的放心吧诸位 _(:з」∠)_。